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小说专区  »  综合小说  »  [盲](8~9) 作者:MRnobody
[盲](8~9) 作者:MRnobod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前文:95873185
字数:3434


盲【8-9】(附新的人设)

作者:MRnobody2014/ 08/ 20首发、独发于:春满四合院




「什幺叫做只要你在我身边?这语气好像是说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一样。」
甜蜜的性爱之后的甜蜜的情话让人心醉,但我还是很敏感地抓住了张明话语中的
特别之处。

「傻瓜,我怎幺会离开你呢?」他捏了一下我的鼻子,「就算有一天我真的
离开了你,那也一定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你没听过那首歌吗?我会学着放弃你,
是因为我太爱你。」

「诶,我都没发现你唱歌还蛮好听的。」

「那是当然,想当年我在部队,每次唱歌都唱哭一片思乡游子,人送外号军
中张学友。」

「臭屁啦你……」

在张明怀中醒来的时候,周院长和李大夫已经走了。我的下体疼得厉害,嘶
喊的过多,嗓子也生疼。我就那样蜷缩在张明的怀里,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不知
道什幺时候我又沉沉的睡了,再醒来时屋子已经被张明收拾好,他说医院方面已
经跟他联络,确认近期内就可以进行手术,而且由于院长特别关照过,手术费也
可以暂缓一下。要我安心的静养身体,准备迎接治疗。

没有人再提起那件事,只是我们都变得更加沉默,缺了一颗门牙的张明说话
都不太清楚,所以他没有再唱过歌给我听。好几个夜里,我从背后环抱着他,忍
受着下体久久不能愈合的伤口传来的疼痛,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要一辈子
对这个男人好。有时候我会在他的脸上摸到泪水,不知道是在梦中流的,还是根
本不曾入睡,至少他还能悄悄哭一场,我却因为快要做手术,连流泪的权利也被
剥夺。

不能哭,也笑不出来,没有再见过父母,没有再听过张明的歌声,当我是个
没有希望的瞎子时,那幺多人都在关心我。如今我将要张开眼睛,世界却对我背
过身去……

手术很成功,但还要一段时间绷带才能拆除。住院的期间,李大夫每天都到
病房里来,周院长也来看过几次,张明几乎保持着二十四小时守在我身边,醒着
的时候,我都不敢放开他的手,害怕一旦放开,再次抓住我的就是别的男人。日
子一天一天过去,虽然担惊受怕,但好在相安无事。出院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的
害怕却越来越多,害怕医院催缴手术费,害怕绷带拆除后我一样看不到,害怕面
对我的父母,甚至害怕面对张明。

好在,无论是李大夫还是周院长都没有提钱的事情,要拆下绷带的时候,张
明问我第一个最想看到的是谁,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你,病房里立刻一片嘘声,
父母在念叨着女大不中留,然后李大夫说无论我最想见到的是谁,出于对病人的
负责,我此生第一个看到的人只能是我的主治医生。

第一眼看到的竟是数月前奸污了自己的男人,真是讽刺……

感觉到陪伴我许久的绷带一圈一圈地自头上拆去,眼前的光芒越来越强烈,
却不再是面对了二十年的白,后来我知道那是橙色,阳光的颜色……从未工作过
的瞳孔第一次聚焦,落在眼前这个黑瘦的老头身上,他的脸离我很近,认真的观
察着我的眼睛是否有异状,他的鼻息铺在我的脸上,让我想起数月前我们曾经有
过更近的距离。

「运气真不错,要知道你的血型特殊,要配对眼角膜没那幺容易,这次如果
失败,此生恐怕都没有希望了。不过,看起来没有问题,手术很成功,恭喜你。」

李大夫的宣告让屋里的人都舒了一口气,这时我才有时间打量围绕在我身边
的这些人。我的父亲看起来很苍老,薄薄的刚盖住头皮的头发,和满脸的胡茬一
样都是灰白的颜色,母亲略微有点臃肿,此刻正在不停的抹着眼泪。

站在他们旁边的是周院长,又白又胖,头顶秃了一大片,很滑稽。如果不是
有过那样的经历,他看起来倒是个很和善的人……一双手从背后抚摸我的肩膀,
我回过头,看见了张明。他的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一头倔强的短发,小眼睛,
鼻梁有点塌,坦白讲,他是个看起来很平凡的人。

我扑进了他的怀里,做过无数次的动作,第一次让他不知所措,他手忙脚乱
地拍着我的背,叮嘱着我刚拆绷带不能流泪之类的话,然后,我的嘴唇堵住了他
的嘴,吻了很久才松开。他刚要开口说什幺,却被我阻止了。

「不要说话,让我先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幺迫不及待的想要说一句话。」
我坚定地看着他。

「我们结婚好吗?」



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做过最勇敢的事情是什幺,我会说是在瞎了二十年以后
刚刚能看到东西,就主动向男人求婚。

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经历的最痛苦的事请是什幺,我会说,是那个说要治好
我的眼,保护我一辈子的男人,在我刚刚能看到东西的时候,就离开了我。

他说他会为我付清医药费。

他说他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

他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另外一个女人。

但是,他说他不能娶我,不能再和我在一起……

我还记得我在他们酒店门前抓着他的手,哀求着他继续和我在一起,来来往
往的人都以为我疯了,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纠缠着一个其貌不扬的保安,这种事
大概一辈子也见不到。可是他们又懂什幺,我只知道如果当时我放手,失去的就
会是一辈子的幸福……

「别傻了,瞳瞳。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也许不久后我会离开这个地方,找
一个能赚大钱的工作,尽快还清我们欠的账务,毕竟这份工作也不能干一辈子的。」

「我可以跟着你啊!」

他只是笑着摇头:「你会找到更好的。你这幺好,聪明、漂亮、坚强,你会
变得很出众,会过上很好的日子,会发出很耀眼的光芒,这是我不能在你身边的
原因,我会拖累你的。」

「不,不要这样说,没有你的话,我就只是个平凡的瞎子,没有你的话,再
好的日子我也不想要,求求你……」

「你现在都是这幺容易求人的吗?」张明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眼神里流露
出明显的不耐烦,他凑近我的耳边轻声说道,「坦白讲,你那天的表现,我无法
接受。那天开始,我就不再爱你了!」

不记得那天我坐在路上哭了多久,后来也许是张明给母亲打了电话,她慌慌
张张地跑来,看我的样子,也抱着我大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让我不要哭,她
说我受了那幺大的苦才能看见了,再哭瞎了该怎幺办……

可是,我宁愿不要这双眼睛,来换时间回到张明第一次来我家的那天,我一
定不会再甩开那只手,会把他握得紧紧的……

一晃三年。

这三年里,我搬出了那所装满了所有好的不好的回忆的房间,在我做工的学
校附近租了间小屋。这三年里,我拼了命学习着一切能学到的东西,想弥补我曾
经错过的一切。有时候我会站的远远的,偷偷的去看看那家酒店,希望能见到张
明,但很少能看到他的身影,倒是每天下班回家会路过那间医院,有时候能看到
周院长或是李大夫从大门走出来,每当这时,我都握紧拳头,一遍一遍的在心里
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我在一所盲人学校里找了一份教失明小朋友盲文的工作,本来以我的资格不
够胜任这个,但王校长知道我曾经盲过以后,相信我会比专业的老师更加用心的
对待小朋友,破格录用了我,并且在我第一天上班时送给我一副有助于保护视力
的眼镜。本来就是大学教授出身的她,有时间的时候会帮我补习一些其他知识。
在融入正常人社会的过程中,这位和蔼可亲的中年妇人真的帮了我很多。

「你可以过一种被保护的生活,逃避这可怕的世界,或者去挑战那些最让你
害怕的事情,越是会让人受伤的事,越要倔强的拼死抗争,因为这才是真正值得
做的事。既然已经走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路,想要到达终点,就不要怕弄伤自己。」
这是王校长送给我的话,很多次,在感觉无法支撑的时候,想到这句话,就会咬
紧牙关强迫自己继续下去。

作者话:这两章是过渡情节,很短,无肉,先道个歉。

想看堕落戏码的读者要失望了。穆瞳的性格是我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她虽然
在这个社会上是弱者,但她本身绝对不是一个懦弱的女孩。倔强、聪慧、敢于牺
牲,是我想在她身上体现出来的特质。看过很多虐文都是一次强暴就让女孩从此
自暴自弃,陷入无尽的黑暗。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穆瞳身上,我希望她一直是
坚强的,虽然肉体上会经受折磨,但精神上不会被击垮。

关于绿文、虐文,我一直觉得虐肉容易虐心难,一片上乘的此类文章,会在
激发读者性欲的同时,也让他们为这个遭到不幸的角色感到惋惜,甚至从心里希
望作者能给她一个好的结局。虽然以我的能力未必能写出那样的文章,但我始终
坚持着往这个方向努力。因此,不管最后的结局是好是坏,读者一定不会看到一
个自甘堕落的穆瞳。

关于张明的离开,目前没办法解释,还是那一句后面会交代的(话说这个借
口会不会太好用了?)。

另外,想问一下有多少人看到「王校长」的时候第一反应把他当作一个新的
反派的?

最后,由于时间已经推进到三年后,我对穆瞳的形象也有了新的设定,附上
两张人设图,不知能否让读者满意。